洺鱼

APH·北区欠 / LOTR·TL / 文豪野犬·太芥

 

原创团兵 | 我爱上了一片海

*团兵,虐,ver利威尔,死亡设定,引起不适请翻页。


曾经有一个人,在阴冷灰暗的地下街,向蜷缩在角落的我伸出手。他在我冰冷淡漠的目光里毫不畏缩,阳光为他的头发踱上金边,他的微笑让我想起十二月的火光与三月的和煦。

他说,少年,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吧。 

我说,不,我惧怕死亡,我只为自己而生。地下街是我永远的归宿,我迷恋于黑暗与冰冷,光只会将我灼伤。

他笑。所以你是盲者。*黑夜给了你一双黑色的眼睛,用他们来寻找光明吧。唯有盲者最明白光的美好,也最懂得追寻光。

他的眼睛在房屋投下的阴影里闪烁,如同九月的落叶与七月的星辰。我找到了我的光。于是我随他而去,从此执着于热烈与温暖,再不回头。


曾经有一个人,手指抚过泛黄的书页,为我念风带来的诗句,声音如涟漪。“天空的边缘是旭日的拥抱/海的边缘是夕阳的吻......”彼时,橡树叶簌簌地落在我们的肩膀上,脚边的池塘倒映我们的影。他说,海是一望无际的蔚蓝,但又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他们在苍穹的边际连成一线,从不分离。

我嗤之以鼻。于是他笑了,从身后环住我,宽大的手掌覆住我的手背,轻轻耳语,“利威尔,战争以后,我要送给你一片海。”

我望向他,在他的钴蓝眼眸里看见自己的轮廓,不甚明晰。


曾经有一个人,与我一起在广阔的平原上策马驰骋,浴血奋战。漫天飞舞的黄沙盖不住我矫健的身影,也盖不住他宝石般的眼眸里坚定的钻蓝色目光。我在铺天盖地的厮杀声中辨认出他战马前进的马蹄声,沉着而笃定,心中莫名的安心。

——你还在。

——我还在。


曾经有一个人,陪我看王都的烟花。云朵拖着常常的裙裾划过夜空坠入护城河,苍穹被渲染成一片明媚的殷红。盛大绚烂的火光绽放出最美的姿态,然后消逝凋零。我们选择远离人群观看。这里离地下街很近,富人以袖蔽鼻,匆匆而过;贫穷的教徒匍匐向高墙的方向,祈祷于救不了他们的神明;时不时有袅袅的灰色烟雾在街角若隐若现。这些是我们拼死换来的生命。我想起地下街,浑身冰凉。我们的生命如同烟花,转瞬即逝得让人胆战心惊。烟花易冷,暖不了心。

背后一暖,却是他将自己的披风覆在我身上。他长长的手臂搭在我的肩上,慢慢把我拢在怀里。他让我忆起我所拥有的,独属于我一人的温暖。他说,利威尔。他唤,利威尔。

我在他的怀抱里抬起头,正对上一道清澈而坚毅的目光,还有那背后温柔得仿佛溢出水来的眼神。

我从此站起,无所畏惧。

我从此沉溺,无法自拔。


曾经有一个人,在终战前的圣诞夜里,祝我生日快乐,陪我喝酒。我们对坐而饮,皆是默默。良久,他开口,说,我无法答应你不会死亡,死亡是士兵永远的陪伴,亦是我的归宿。但是,你要记住,死亡即是终止。已故之人,无需挂念。

我只是沉默。他笑了,满是粗糙的茧的手指抚过我的面颊。然后他摘下自己一直戴着的项链,放在我的手心。他用他的手掌包裹住我的,慢慢合拢。那项链有和他的眼睛一样的颜色。

他说,让它与你同在吧,生,或是死。

我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他的项链,然后捧起他的手,将它放在我的胸膛。我与他共同感知着我生命的跳动。我说,我的心脏与你同在。

......


曾经有一个人,在晨曦之时与我一起眺望天边的曙光。四周是一片宁静。他发出一声长叹,深深地凝视着我,显得格外满足。他的胸膛最后一次起伏,然后永远地沉了下去。他的眼神永远地停滞了。他的身体与血液在我的怀里渐渐冷却。我在他一点点透明的蓝色眼眸里,看见飞鸟划过天际。

我弯下腰,将嘴唇贴在他的眼睛旁。天空的颜色,大海的颜色。我伸出手,为他阖上眼,像是抹去心底的余烬。

再也看不见了。再也看不到了。

......


曾经有一个人,让我在期盼已久的旅途中如此挂念。我穿过黄金的沙漠,葱绿的丛林,苍白的雪原,黝黑的高山。我走遍每一个角落,永不停息地追寻着我的光芒。最后,我到达海蓝的大海。

那是无边无际的一片蓝,邈远而真实。咸咸的海风拂过我的发梢。波浪泛着金光,不住地翻涌着。我的视线附在海鸟的翅膀上,疾驰而过,飞跃朵朵浪花,直到那最远、最远的边际。我看见了天空与大地的吻,世界在我眼前走到了尽头。

我想起了他深邃的蓝色眼睛,感觉自己到家了。这就是我生命的终途,我已不想离开。

于是我在沙滩上慢慢躺下,任凭潮水轻吻我的脚踝。我从口袋里掏出他的项链,举到眼前,久久地凝视着,仿佛感受到了熟悉的眼神在深情回望,温柔的目光把我包裹成黑曜石。

我把那项链放在胸口,双手合十,慢慢闭上了眼睛。前所未有的宁静很快降临了。我躺在这片蓝色里,温暖而安心。


——我爱上了一片海,爱上了一对蓝色的眼睛。

——我爱上了你。

END


→返回文章目录

  3 7
评论(7)
热度(3)

© 洺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