洺鱼

APH·北区欠 / LOTR·TL / 文豪野犬·太芥

 

密林父子 | 指挥是我爸(三)

擦枪走火的亲情向,全员音乐家设定

 

 

过(卡)渡(文)章(了) 

  

指挥是我爸(三)

 

  莱戈拉斯当然瘦了,他这一个月是熬过来的。 

  他的自理能力不差,但忽然没了瑟兰迪尔每天早上给他领带打的漂亮的结、瑟兰迪尔每天中午的问安电话、瑟兰迪尔每天下午送他回家时车上放的古典音乐、瑟兰迪尔每天晚上的奶油蘑菇汤后和他一起看电视的时光,填满他生活的变成了阿拉贡没洗的头发、阿拉贡没洗的头发、阿拉贡没洗的头发、波拉米尔和弟弟的一小时电话,这落差有点大啊。

  另外对他而言,课业绝对不轻松。音乐学院是个怎样的地方呢?你可以选择像波拉米尔那样,让长号的最大用途变为把室友(加整个宿舍楼的人加对面宿舍楼的人加电话另一头的弟弟)吵醒然后一起打LOL。你可以选择像阿拉贡那样,揽上乐团头头的女儿,每天边调琴边调情,反正天赋值爆棚。

  你也可以像莱戈拉斯一样,扎一个马尾,每天兢兢业业早出晚归,练琴上课写论文,手指抽搐,李斯特练习曲致high。天赋值爆棚,勤奋值爆棚,音乐学院的新(zheng)希(chang)望(ren)就是你了!


  忙着忙着,瑟兰迪尔的影子渐渐从他的生活里淡去。无数个凌晨一点的其中一个,“回家吧!”三个字长的短信闪烁在手机屏幕上。那时他在空荡荡的图书馆里,耳机里放着满格音量的拉二第三乐章*,手指噼里啪啦地打着论文,那气势跟弹拉二也差不了多少了。

  "我一定会做出成绩给你看看!"

   窗外的月光倾泻在他的身上,为他飘扬的金发镀上耀眼的银边,那一刻,他如同征战沙场、拔剑而出的亚瑟(♀)王。

   当然他第二天早上在同一地点醒来,在手机里翻到了这条短信,一个激灵就从战(椅)马(子)上翻了下去。天哪我什么上身了啊!

   瑟兰迪尔没回复,他隔着手机都能想象父亲发出无声冷笑的脸。呵呵呵呵呵呵。

 

   不过,莱戈拉斯是认真的。

   一个人犯中二的时候,你其实可以看到他内心最真实的一面。他最热烈的梦与激情,以最原始的方式呐喊而出。

 

  那么一个人犯二的时候,你看到的是他最原♂始的梦与激情,以最热♂烈的方式呐喊而出……

  反正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和跷着腿端坐的指挥,亚玟就是这么想的。YO。

 
 
  还是埃尔隆德见过世面,准确的说,是见过瑟兰迪尔的怒火。他一点儿也不想回想莱戈拉斯偷喝了他的藏酒那次,当时他往那儿一站,一言不发,摆在地上的剩下半瓶拉菲都要结冰了。  “咳、咳,莱戈拉斯你先站起来说话……”埃尔隆德完全理解小兔崽子的恐惧。

  莱戈拉斯一轱辘爬了起来。在满屋子意味深长的目光和那深如古井注视下,他沉思了三秒钟,决定一鼓作气往房间的角落冲去,往那架斯坦威三角钢琴里一躺,然后盖上琴盖,就地长眠。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他迈开了腿,准备进行视死如归的最后冲刺,然后有人在他身后叫住了他。

   “莱戈拉斯。”

  瑟兰迪尔的声音不轻不重,不急不缓,效果却和肖邦的《冬风》*开头时那几个单音差不多。接下来就要狂风肆虐了吧!

   “你掉东西了。”

   这这这这是什么前戏?莱戈拉斯颤颤巍巍地回过头。瑟兰迪尔弯腰捡起地上一张白花花的东西,伸手递给他儿子。应该是从裤兜里掉出来的。

   莱戈拉斯没记得自己往裤兜里揣了什么东西,迷迷糊糊地接过来一看:一张餐巾纸,上面用铅笔写了一串电话号码。最后一个数字2,笔末斜斜挑起,销魂无比,直指一抹嫣红……

   他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这是什么。

   ……瑟兰迪尔也是,另一个意义上的。他挑起眉毛。

 
  四周再次一片寂静。所有人的大脑中都回荡着同一个声音:原来钢琴小王子是这样的人!

   莱戈拉斯的脑中,《冬风》右手的华彩轰隆隆翻滚而过。他对他爸脱口而出,“不是你想的那样。”然而声音弱弱的就跟夜曲一样。

   “唔。”瑟兰迪尔淡淡一笑,“我想的是哪样?”语气仿佛他们在讨论的不是一张餐巾纸,而是勋伯格的音乐*,反正无调性,你自己猜呗。

   莱戈拉斯有些急了,舌头开始打结。“就是……我没有……”没注意到满屋子的人都用饿狼一般的眼神看着他,等着他把关♂键词说出来,尤其是他对面那位。

   还是埃尔隆德见过世面,准确的说,是见过莱戈拉斯的淳朴。他小时候有人问他“你爸爸给你找个漂亮妈妈你有没有意见啊”,他慌里慌张地说,“不可能的吧,我Ada说我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等等那时候也没多小啊,初中了吧,长到他爸肩膀高了吧!

   乐团负责人很负责地轻咳了一声。莱戈拉斯一跺脚就咚咚咚地到了最后一排,一屁股坐了下来。阿拉贡后知后觉地跟上。整个乐团的人都回头去看他们两,除了瑟兰迪尔,他若无其事地抬着下巴鉴赏手上的戒指。

   埃尔隆德又轻咳了一声,会议终于开了下去,不过气氛就和《4'33''》*演奏现场差不多。观众们各种使眼色各种悄悄话;担任司仪的埃尔隆德恨不得冲上来向全世界解释;重点是台上的焦点,正襟危坐一动不动的瑟兰迪尔,嘴角那一抹笑意是怎么回事啊!

   莱戈拉斯一脸被玩坏了的样子,缩在座椅里闷声不吭。 

 

  时间倒回一天前。 

  钢琴家失魂落魄地游荡进酒吧。五颜六色的灯光被刺耳的摇滚乐切割得支离破碎的,洒满一张张纵乐的脸庞。他小心翼翼地挤过跳舞的人群,找到一个僻静的小沙发坐下来,要了一杯啤酒。他没法买贵的,瑟兰迪尔上次给的零用钱快用完了,他最近也在节衣缩食。 

  他喝完两杯的时候,刚准备再要,就被人拍了肩膀。“嗨,莱戈拉斯!”

  是台上的主唱,还背着吉他,灰发飘飘,胡子拉碴。

   “啊,甘道夫。”他认识这个老来疯。高中时的下午,他经常趁着酒吧气氛还没有热乎,溜进来找甘道夫学吉他和DJ之类的。

   “我今天看到你弹了!弹得很好啊!”

  ……求别提。

   “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乐队!你有很好的基础,以你的天赋绝对没有问题……”

   我的天哪别又是这一套!企图拐骗我,从高中闹到现在还没得停歇吗!半醉的莱戈拉斯脑中警钟大作,摇摇晃晃想站起来。

 “不行,”莱戈拉斯模模糊糊地说,“我……选了古典……选了音乐这条路……我要走到底的……就算……没钱了……”他腿一软又坐了下去。

   甘道夫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的手臂,另一只手扯过一张餐巾纸和一支铅笔。

   “来!”他把餐巾纸塞到莱戈拉斯裤兜里,“上面是我的电话号码!”你给过我好几次你的电话了,老实说我一次也没有存过。“哦对了还有这个!”

   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抓了过去。只见甘道夫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印·章,往莱戈拉斯手背上啪地一盖,印油蹭到了餐巾纸上。

   “中土RINGS契约印,有了这个你就是我们的人了!”甘道夫神秘兮兮地凑近他的耳朵,句末微微上扬,充满了低沉的魅惑。

   莱戈拉斯目瞪口呆地盯着手背上的红印看了一会儿,然后噌地跳起来蹿向门口。敌方新招式都拿出来了,还不快跑!摇滚巨匠在身后边追边喊:“喂小朋友!你就这么丢下我吗!”

   等莱戈拉斯的身影消失在街角,甘道夫靠在门边幽幽叹了口气。“唉,小朋友这种时候来酒吧,多危险啊。”

   全然没意识到自己才是头号危险分子。

 


  时间转回现在。

  学生陆陆续续从门口出去了,埃尔隆德也开始收拾东西。然而对于莱戈拉斯来说,事情还没完。

  按照规矩,他、阿拉贡和亚玟在音乐会上闹了这么一出,是要跟作曲者正式道歉的。三个人规规矩矩地站到瑟兰迪尔面前。莱戈拉斯低头把弄了一会儿衣角,视线往上一飘,发现其他人都看着他。

   阿拉贡表示,那可是你爸,他最疼你了,你开口卖个萌,把指挥大人哄开心了,我们事后都好受点啊。

   瑟兰迪尔表示,……没人知道他盯着莱戈拉斯看究竟在想什么。

   亚玟表示,小莱你不考虑再跪一次吗,我已经开了手机的camera了!

 
 
   莱戈拉斯满心都是被队友坑的苦闷。算了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再死一回也没什么。他干巴巴地开口:“瑟兰迪尔先生。”

  “叫指挥。”

  “……指挥先生,”莱戈拉斯咬咬牙,“我们为昨天音乐会上的演奏道歉,我们没有权利擅自修改您的曲子。另外,”逼自己直视瑟兰迪尔的眼睛,语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请不要过多怪罪于阿拉贡和亚玟。这主要是我的问题,是我弹错了音,才导致这件事情的发生……”

  “对。”

  瑟兰迪尔轻飘飘的一个字就截住了莱戈拉斯的话。后者整张脸都要烧起来了,他有一点失重的感觉。

  ——如果他问我为什么弹错,我就说Jerry the Mouse从钢琴边的一个小洞走了出来,还穿着燕尾服拿着指挥棒*!和您一样!

   然而瑟兰迪尔没有多问,只是目光在三个人脸上巡睃,看得两个人背部发凉,剩下一个人则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他轻笑一声开了口,“下次音乐会,我们已经有了一部奏鸣曲、一部协奏曲,需要点东西平衡。你们三个可以演奏一个钢琴三重奏。”

   “大公三重奏*?”莱戈拉斯脱口而出。

   说完之后他有点脸红。听父亲说到钢琴三重奏,那是他的第一反应。十几年来,他太了解父亲的音乐品味了。这首曲子他们不知道在一起听了多少遍。印象最深的是他十五岁生日那年,他们像过往的每个生日一样随机播放古典音乐,看谁最快说出曲名。莱戈拉斯总是能说出曲名,而瑟兰迪尔却能听出谁是指挥或者演奏者。放着放着他们就开始聊天,到时间了就切蛋糕。一如既往地,瑟兰迪尔扶着莱戈拉斯拿到的手;不同于以往地,他一只手掌拖着自己的那一块蛋糕,啪地整块按在了儿子的头上。

   《大公三重奏》响了起来。在乐圣贝多芬献给友人的圣洁的、美妙的音乐声中,他们把奶油涂抹到彼此的头发上、脸上、衣服上、裤子上、屁股(……)上,然后厮打着把自己涂抹在地毯上、沙发上、墙上。当然,他们颇有共识地避开了钢琴。辉煌的高潮里,瑟兰迪尔把儿子压在地上,扬起手把最后一块蛋糕盖在了儿子的脸上,然后双手用力往下一压。钢琴、大提琴、小提琴终结于一个圆满的降B,莱戈拉斯举起双手,闷闷地说:“我认输!”

 
 
   ——莱戈拉斯举起双手:“我、我就是随便一说。”

  然而瑟兰迪尔眯起眼,笑了。“是,大公三重奏。” 

 

TBC

 
 *拉二:拉赫玛尼诺夫C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第三乐章)。高潮在11分钟左右,虽然我觉得是从头high到尾的QAQ。拉先生写的第一钢协惨败了,他写的第二和第三都是用来报复社会的。

 *冬风:肖邦练习曲op.25 no.11"冬风"。如图,听不到的自行脑补:

 
 *勋伯格的无调性音乐:你亲戚家小孩爬到你家钢琴上一顿乱砸,对,听起来就是那种感觉。

 *《4'33''》:4'33'' 约翰·凯奇。就是钢琴家上台在琴凳上坐四分三十三秒啥也不干的神作。That's modern art.

 *Jerry the Mouse: 猫和老鼠有一集是Tom弹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第二号,Jerry住在钢琴里(我的梦想生活啊嘤嘤嘤

*《大公三重奏》:贝多芬降B大调钢琴三重奏op.97 no.6“大公”(第一乐章)。我认为的贝多芬最美的旋律(不然怎么会用在这种场景呢www。村上春树在《海边的卡夫卡》里提到过。这个后面待展开。

  57 29
评论(29)
热度(57)

© 洺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