洺鱼

APH·北区欠 / LOTR·TL / 文豪野犬·太芥

 

密林父子 | 指挥是我爸(二)

亲情向,全员音乐家设定

(一)

我把之前的(上)改成了(一),把这里的(中)改成了(二)。你们说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玩脱了


指挥是我爸(二)


  莱戈拉斯的离家出走不是惊愕交响曲*里猛然爆发的和弦,更像格里格《在山王的宫殿》*,各种铺垫渲染从咚咚咚的病娇低喘到苍苍苍的丧病狂舞。

  高中最后一年,考虑大学去向时他找父亲商量了很多次。“我想读音乐学院。可以吗?”他卖过萌,扯过蛋,(单方面)撕过逼,得到的答案都是简单的一句“不行”。为什么不行?回答他的永远是一张贝多芬一样的脸,莱戈拉斯觉得自己就是命运,下一秒就会被扼住咽喉。

  同样的情绪蔓延到了他和瑟兰迪尔相处模式的每一个角落。从前他对于瑟兰迪尔的要求都是乖乖听从,他相信自己的父亲对待自己的每一步都深思熟虑。结果现在,“为什么十点前要回家?”“为什么不能碰流行乐,吉他怎么了,隔壁矮子奇力凭着一首《孤山小调》都找到女汉子了!”“为什么要天天自己做饭不能叫外卖?”“为什么要天天洗头?”(最后这个莱戈拉斯遇见阿拉贡后深以为然。)面对种种质疑,瑟兰迪尔半句解释也没有,只是瞪他。

  瞪啊瞪啊你瞪啊!所以你这么多年来只是把你自己的喜好砸在我身上而已!我看透你了我忍够了!

  莱戈拉斯预感到自己会离开,并且早早开始着手准备。他提前半年在音乐学院报了名,考了试,当然是瞒着爹。录取通知书到那天瑟兰迪尔差点拆了信封,莱戈拉斯眼疾手快地抢过来然后窜上楼。十分钟后,瑟兰迪尔注视自己的儿子傻笑着漂浮下十一级楼梯。

  “干嘛?”他扬起眉毛。

  “有女孩子给我写情书了。”莱戈拉斯仍然在傻笑,不过脑子清醒。

  年轻人想不到谎言会比真话更让瑟兰迪尔如临大敌,他不得不担保了好多次他会拒绝对方,才阻止了瑟兰迪尔抄起指挥棒冲出去打人。其实给他写情书的女孩子早就比他弹过的练习曲还多了,只是他从没告诉过瑟兰迪尔,他没想到反应这么大。不过当时他满脑子都是烫金花边的录取通知书和音乐学院的老鹰校徽,没考虑他爹为什么要阻止他谈恋爱。

  后来他偶尔想起,将其再次归结于他父亲强烈的控制欲。你看,连追求者都不给我有了!

  准备工作做好了,时机成熟了。在一个温暖的夏日午后,莱戈拉斯再一次抛出了那个问题:“我想读音乐学院。可以吗?”

  “不行。”瑟兰迪尔的回答一如往常,一如他所预料的。

  于是他进房间,拖出打包好的大箱子,甩开家门,踏出去,甩上家门,结果箱子还没出来,门撞在上面邦地弹了回去,砸在莱戈拉斯的额头上。

  咚!

  莱戈拉斯回过头,前额肿了个包。瑟兰迪尔还站在客厅中央,望向他挑起眉毛。

  大眼瞪小眼。

  做儿子的默默把箱子拉出来,轻轻关上门,然后转身,平定气息,迈开大步拖着大箱子轰隆轰隆,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去了,留下一个孤傲的背影。

  对,就是这样的节奏!莱戈拉斯,飞吧!以此为契机,离开那个束缚你十几年的控制狂,去追求你的音乐梦想吧!如同一只真正的老鹰!

  ……哎呀头好痛啊。


  莱戈拉斯鹰顺利地翱翔了一个月。误打误撞地,舍友竟然就是高中好友阿拉贡和阿拉贡的邻居波拉米尔。与熟人同住至少不会饿死,莱戈拉斯欣慰地想。然后他忽然发现自己是三个人里面厨艺最好的那个,于是他愉快地揽下了喂饱全宿舍的任务。应该说是两个室友愉快地拍着他的肩膀帮他揽下了,他只是傻傻地哦了一声而已。

  ——莱戈拉斯鹰抱着两只乌糟鸡顺利地翱翔了一个月。直到昨天,他一头撞上了刻着瑟兰迪尔冰山脸的巨岩。


  有时候室友还是很靠谱的——不,是比莱戈拉斯靠谱一点点。阿拉贡和亚玟通宵打电话,早上醒来已经十点了。他抓过手机,看见上面未读邮件的星标一闪一闪的,于是点开来读。一,二,三,他翻身而起:“天哪莱戈拉斯为什么没有叫我!”

  这么想着他往对面床看去,那里蜷着一团不明物体。更大的惊愕击中了他:“天哪莱戈拉斯到这个点还没起床!”

  他跳过去拼命摇着室友的肩膀。

  “莱戈拉斯你醒醒!马上要开会了你醒醒!埃尔隆德的紧急召唤,下次音乐会参演的人都要去……喂你醒醒啊!”

  宿醉的钢琴家连手指尖都没动一下。

  阿拉贡略一思索,好歹是高中死党,知道他死穴。他大吼一句,“莱戈拉斯!你爸就要来我们学院了!”

  莱戈拉斯仍然一动不动,而且阿拉贡总觉得一股幽怨的气息以他一根翘起的金毛为中心扩散开来。“我知道啊。”一句模糊的嘟哝从被子下传来。

  喝得够多的,脑子都不清楚了啊!平常这招都管用的,今天怎么了?

  十分钟后阿拉贡拽着仍然没醒透的室友(的头发)出了门。绝美的头发如同小动物蓬松的尾巴,阿拉贡手一滑,金毛犬就四仰八叉地倒地上去了。“我爸要来了,我知道啊。”嘟囔着嘟囔着竟然傻笑了起来。汪汪汪。

  

  被教学楼的空调一吹,莱戈拉斯总算清醒了点,跟在阿拉贡身后一路小跑,脚步还有些踉跄。“你刚才说要开什么会?”

  转角过后就是开会的房间了。阿拉贡领着莱戈拉斯边朝门走去边解释:“对,关于下次的音乐会。我觉得我们会见到新指挥……”他拧开了门把手。

  新指挥。传言说他指挥作曲演奏样样摆得上台面,堪称全能天才……等等,等等。我昨天好像对他的曲子干了什么?

  就像你把烤鸡放进微波炉然而把1/2分钟看成了12分钟,叮的一声,你一下子反应过来,可是恶果已经酿成。你闻到焦味了吗?闻到焦味了吗?

  阿拉贡打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埃尔隆德闪闪发亮的额头和同样闪闪发亮的眼睛。他简直可以听到这样的潜台词:“抓到你把柄了,我马上就治死你。”

  阿拉贡后背一凉,可是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他的目光落在埃尔隆德身后的男人身上。这应该就是新指挥了吧,我是不是应该立刻扑上去负荆请罪?不,等等……和莱戈拉斯一模一样的金发,和莱戈拉斯一模一样的深邃五官,和莱戈拉斯大相径庭的眼刀……

  瑟兰迪尔。阿拉贡眼泪都快出来了。莱戈拉斯我还以为你喝醉了,原来你是众人皆醉我独醒,原来你早已看穿了一切啊!在冰冷眼神的压迫下阿拉贡就差给跪了。他回过头,吾友,你爸真的来了——


  扑通。

  还真给跪了啊!?


  对于昨晚灌了不少酒的莱戈拉斯来说,没看到门槛是很正常的嘛,绊了一脚往前摔过去是很正常的嘛,找不到支撑物于是膝盖着地是很正常的嘛,冲击太大疼出了眼泪是很正常的嘛。

  所以音乐学院冉冉升起的新星,离家出走一个月后第一次看见他爸就扑通跪了下去,抬起头来还要泪眼汪汪,紧咬嘴唇——

  是很正常的嘛。

  父子情深,可喜可贺。


  四周一片寂静。

  莱戈拉斯的第一反应是,完了。


  瑟兰迪尔的第一反应是,瘦了。


  亚玟的第一反应是,YOOOOOOOO!!!



TBC

*《惊愕交响曲》:海顿papa的作品。第二乐章开始时柔柔美美的,下面听的贵族们都要睡着了。然后突然!整个乐团爆发了,以最大力度奏出了和弦!把贵族们吓得假发都掉了!其实只是约瑟夫比较调皮

*《在山王的宫殿》:挪威作曲家格里格《培尔·金特》组曲中的第四首。大体就是花花公子和山王的女儿正打情骂俏呢山王出来了…在我看来是鬼畜的绝佳BGM,也曾经被岛国人民用在了憨豆先生做饭的场景上。《培尔·金特》里比较有名的还有第一首《早晨》和第八首《苏尔维格之歌》,后者如果大家看过姜文《一步之遥》就可能认出来,旋律非常非常美。

所以我的终极目标是安利古典音乐啊


  58 27
评论(27)
热度(58)

© 洺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