洺鱼

APH·北区欠 / LOTR·TL / 文豪野犬·太芥

 

密林父子 | 指挥是我爸(一)

最近喜欢上了这对啊。

瑟兰迪尔&莱戈拉斯,父子亲情向

全员音乐家设定。既然我是弹钢琴的那么叶子也是弹钢琴的(够


指挥是我爸 (一)


  系内小型音乐会。台上的三个人眉头紧锁,看起来都很专注,因为乐曲进行到了最激昂的部分。小提琴手和大提琴手共同拉出高昂且铿锵有力的主旋律,一下下直击人心,琴弦间似乎要擦出火花。两人本就是情侣,此时连摆头的幅度都一致。亚玟一甩头,挽到一边的秀发就似乎要随风飞扬,满满的德芙巧克力即视感;而阿拉贡一甩头,黏在脸颊边的几缕黑丝就颤抖一下,让人想起鹏盛橄榄菜。

  当然他们两都没有弹钢琴的莱戈拉斯拉风。此时他正左右手同时八度,当当当当平行而上,一头金发生生甩出了狂野的味道。从低音区一路飙到高音区然后哗啦啦的分解和弦滚下去,手指翻飞快得学妹的相机都拍不到,把全曲砸在一个厚重的低音上完结,仿若风暴终止于炸裂的惊雷。掌声几乎把大厅的屋顶掀翻。

“找这三个家伙压轴果然是没错的。”这是院长凯兰崔尔女士在满意地点着头。

“阿拉贡该洗头了。而且我怎么觉得他全程在和我女儿调情?”这是交响乐队负责人埃尔隆德的腹诽。

  "这群孩子真有资质,找个时间把他们拉去我酒吧,他们一定会爱上摇滚。"人贩子甘道夫已经摩拳擦掌了。


  波拉米尔手里拎着圆号在后台转了好久才在一个小角落找到三个主角。“嗨你们真是棒呆了,不过一会儿别从右边出去,伊欧文做好了肉汤在那里等着说要犒劳……等等你们脸色怎么这么差?”

  “你知道我们那首曲子的作者是谁吗?”人称油侠的阿拉贡恍若游魂,虚弱地问了一句。

  “不知道呢,”波拉米尔耸耸肩,“估计就是学院里的哪个老师吧……”

  “他在不在后台?”莱戈拉斯缩着脖子,瞪着蓝莹莹眼睛四处看。

  “是这样的,我们得躲着曲作者,”还是亚玟回答了问题,“莱戈拉斯中途弹错了,然后断线,我们只能把曲子编完了。”

  “编、编完了……可是我没听出什么不对啊!”波拉米尔目瞪口呆,不知是为这三个人才能,还是为他们闯的祸。“最后听起来超带感的!”

  “那是因为,”阿拉贡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莱戈拉斯起了个头,我们把fate zero里面saber出现时那段音乐编了进去。”

  “……”


  “话说那时你们两个一下子把前奏接上了简直不能更配合,我可是看见了你们的眼神交流,新本不如就叫《手指轻♂抚过琴键》吧,还有你们怎么都对一部动漫那么熟悉,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亚玟忽然像蒸笼里的螃蟹一样张牙舞爪地蹦跶了起来,脸颊的皮肤发红。

  “亚玟我可是你男朋友!”阿拉贡快崩溃了。

  还是莱戈拉斯比较冷静,“亚玟你误会了,我们高中时一个宿舍,冬天不想出门就窝在一起补番嘛,而且我们都很喜欢saber啊,宿舍里还有她的手办和……”

  “和什么?cos服吗?莱戈拉斯你金发一定是你穿对不对?”

  莱戈拉斯反应了过来,但是已经晚了。螃蟹熟了,飞出锅了,大钳子咔嚓咔嚓,准备出本了。


  莱戈拉斯一回宿舍就扑到在了床上。太累了,而且心情不好,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坑队友。谁让他一不小心,在观众中看到了他父亲瑟兰迪尔,一头金发太抢眼。他一愣神右手就没及时刹住车,本来只要两个八度的分解和弦他一路飞到了高音区,左手一不知道干什么就整齐地奏了几个和弦。

  画风突变。等他知道发生了什么,fate zero的bgm已经在手下响起了,他刚准备换回去,阿拉贡就跟了上来,然后是亚玟。我的天啊什么展开!他两眼一闭,一边开始砸八度,脑中却不断闪过瑟兰迪尔那张万变不惊的脸,在人群中若隐若现。

  关于他和他父亲嘛……

  第一,他一个月前离家出走住进了音乐学院的宿舍,因为他父亲不赞成他学音乐。

  第二,他父亲本身是个音乐人,而且是很牛的音乐人,能指挥能作曲,三年前退役的时候人称“交响乐界的光芒黯淡了几分”。他的钢琴就是他父亲教出来的。先不说后面的改编,他弹错的地方绝对被听出来了。

  第三,一个星期前他的父亲自他摔门而出后第一次给他发短信,让他回家,而他的回复是“我一定会做出成绩给你看看!”

  成绩……成绩……成……

  这三根稻草,根根压死骆驼。


  门轰地一声被撞开,阿拉贡一脸苦大仇深地走了进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仍然趴在床上的莱戈拉斯,后者正从交叠的双臂间抬起头来望着他。上一次阿拉贡露出这样的表情,是波拉米尔把滋润洗发露外壳包上去油洗发露的标签送给他,他用了一年才发现。两个人当着莱戈拉斯的面立马开始撕,演变到互相扒拉对方的衣柜往外扔东西。当波拉米尔的弟弟法拉米尔的童年相册被扔出来时,莱戈拉斯是崩溃的。但紧接着,一条saber的战裙被波拉米尔甩到一堆灰色的长袜和内裤上。

  三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信息量蹭蹭蹭地爆炸了。其中两个人不想解释什么,剩下一个人也不想听什么解释。波拉米尔一把抢过相册,还小心翼翼地抚了抚封面的褶皱。根本无法直视,莱戈拉斯一边想着一边把视线转向阿拉贡,结果发现挚友正默默地把那件蓝白相间的裙子递给自己。

  “什么鬼?”莱戈拉斯觉得世界观都要没了。

  “本来就是给你买的。怎么说呢,你高中的时候,嗯,长得,嗯,比较水灵……又是练剑道的……我当时想把你带去漫展的……”

  莱戈拉斯摔门而去。

  天哪太可怕了,我的宿舍里全是不正常的人!

  不过仔细一想,这些人都没有我Ada可怕。哪里都比家里好,我Ada才是头号恶魔!除了练习曲,肖邦的其它作品他竟然一首也不让我碰!诗人怎么了,弹性节奏怎么了,敏感忧郁怎么了!阻止我弹肖邦,这就是变态嘛!

  莱戈拉斯摔过家门也摔过宿舍门,最终选择了宿舍。


  时间转回现在。“我查清楚作曲者是谁了。”阿拉贡阴沉地说,“是下周上任的乐团新指挥。”

  莱戈拉斯哀叹了一声。钢琴系与乐团交集不算多,但好歹人家是个头,想找麻烦也是分分钟的事情。他还能躲一躲,不过本身就在乐团的阿拉贡和亚玟就比较难办了。莱戈拉斯诚恳地道了歉,“对不起啊,都是我的错。”

  “亚玟有她爸罩着应该不会被瞄准,但是我总觉得埃尔隆德会专门要求关照关照我。”一提到未来的老丈人,阿拉贡就开启了八点档电视剧的小女生模式,“你说我哪里惹着他了?我虽然不是啥都有,但也不至于啥都没有啊!而且我最近可是很勤快地洗了头……”

  不你才没有,往头上洒水不叫洗头。莱戈拉斯暗暗反驳。不过这些现在都不重要,因为他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他低下头,发件人一栏写着瑟兰迪尔。


  ——今天的音乐会怎么样?

  ——还行。

  反正瑟兰迪尔该看到的都看到了,莱戈拉斯也就懒得多说,你想怎样就怎样吧Ada我不管了。

  ——我也去看了。

  ——噢。

  我知道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弹错?


  ——你们把我的曲子改得挺好的嘛。


  什么?莱戈拉斯的大脑一片空白。

  你的曲子……瑟兰迪尔的曲子……下周上任的乐团新指挥的曲子……

  就是说他当着他爹的面,用他爹教的钢琴技术,改了他爹的曲子,而他爹马上就要过来兴师问罪了?

  金毛小骆驼莱戈拉斯两腿一蹬。


  最后一根稻草来自于一封群发的邮件。阿拉贡迅速点开,惊讶地叫了起来:“哇,新指挥已经和埃尔隆德商量好下次音乐会的节目单了!规模好大,面向全市的,估计要练很久了……咦,有一首勃拉姆斯钢琴协奏曲……哎呀……”

  莱戈拉斯也看到了阿拉贡“哎呀”的内容,只是他的内心已一片死寂,只剩下钢琴空踩踏板的声音,如同丧钟。

  “新指挥点名要了你去弹钢琴。”阿拉贡小声说,“对不起了,兄弟。”他拍拍莱戈拉斯的肩膀。

  莱戈拉斯·生无可恋·绿叶缓缓站起,两眼空洞,神游般地踱向门口。

  “你去哪儿?”阿拉贡问。

  莱戈拉斯的声音里有视死如归的坚毅。“今夜,我要一醉方休。”



TBC


  56 17
评论(17)
热度(56)

© 洺鱼 | Powered by LOFTER